<%@LANGUAGE="VBSCRIPT" CODEPAGE="936"%> 开放时代的艺术精神标记-启东版画院-中国版画第一院
启东版画院-中国版画第一院
qd0513   时间:2010/7/16 17:42:37
开放时代的艺术精神标记
 
卢金德
 
 
      朱建辉的版画个展在上海美术馆展出,本身就是一个现代的精神标记。朱建辉启东人,启东的文化最显明的标记就是版画,这里很有一番理论可以阐述的,而且十分深刻。启东在开放的当代出现朱建辉的版画,而且在全国版画界具有如此影响,朱建辉又是进入成熟的中年的,使我从理论上上溯到中国版画的先祖陈老莲的“水浒页子”。版画本是古版的刻画,宋版的梅花刻本到了陈老莲的时代正逢文人画的新兴,陈老莲的中国画艺本是在高古中求华采的,“水浒页子”就成了刀笔飘逸的文人版画,这是明代中国版画借水浒人物极富张扬的个性的出新,使中国文人内敛的傲骨和才情横溢的风骨情采在版画中得到张力,这是中国版画在明朝时的标记。到新文化开始,鲁迅先生以拿来主义张扬德国表现主义艺术精神。三十四年代的版画在为平民呐喊中得以以黑白艺术使现代版画展现了相当的精神和艺术高度。鲁迅先生是大文豪、思想家,又受到尼采思想影响,他倡导的版画使平民、弱者成了艺术的主导者,黑白的艺术语言带着无限的张力,这将平民的呐喊对人物的刻画处在高度的对比之中,表现思想,表现革命是鲁迅先生倡导的黑白版画艺术的民族魄。到了五六十年代,中国的现实主义进入了表现与抒情一致的时代,版画的张力向抒情方面去,工农艺术化。五六十年代的版画从打土豪、斗地主、上前线,到抒发工农本身主体之美,在一张白纸上画最新最美的画,现实中的工农兵被美化,吴凡、徐匡的人物版画表现了对自然,对工农美的展现。  
      在这篇论述朱建辉的版画之中,我所以要引经据典,就是说版画由于它的个性语言所决定,中国的版画是借人物刻画中国人的精神,人的神态,技法与时代的气息是一致的。话还是回到我的本题上,进入开放时代的版画应该是个什么模样,理论上是肯定的——朱建辉模式。我为何如此讲,诸君请我细细道来。从版画的本质来讲,它是一种坚韧的精神的写照。朱建辉在启东,启东从本质上讲就是带有近海开放启蒙的南方沿海城市,他们的先民都是从北方从海洋飘移到南方,在沿海落脚的移民,天然的有着与自然创造的伟岸之人。他们不是思想家,不是停留在嘴上说大话的先民。他们有着壮实的体魄,有着普希金的“渔夫与金鱼”童话里的老渔夫的坚韧不拔的精神,有着北方先民的壮穆。所以他们在体魄上壮美,在开放开掘的精神上是伟岸的,在精神上有一种实在坚韧的个性,创造是对自己的刻画。朱建辉此“朱”本是北方先民的大姓,又带着南方艺术家的想象,他将这些神态借助在秦“兵马俑”的雕塑上。雕塑语言与版画的语言在本质上是一码事,凡雕刻者总是往壮美中去的。朱建辉很有艺术家的想象与创造能力,也就是说很有现代的艺术创造力。朱建辉创造了一种开放时代的版画语言,这种言就是“绳”的语言,从现代版画语言讲,“绳”的绞力是彰显版画的刻画功力的,这是传承,是传统,是中国人刻苦的精神写照。但从“绳”的表现形式看,又是十分现代的,一根“绳”经过内敛的刀刻,层层螺旋形地向上盘,使柔软之“绳”有一种坚实的升腾之感,将柔美化为坚实的壮实。朱建辉刻画了一个现代的,没有眼睛鼻子。但有人的形态的“兵马俑”形象。这种人的形态恰恰是当代社会最展现现代创造力的艺术概念,这种现代概念的现代语言的表现使现代人的创造高度超出了现实的具体的人。朱建辉的版画所以成为开放时代的版画的标志,就是使当代版画走出写生和现实,创立了现代表现的版画语言,兵马俑是具象的,但概念是现代的,使中国版画走向了真正的现代。
     版画的形仍然是人,但版画的语言是现代的,这就是朱建辉的创造,这就是朱建辉版画在当代的创造。朱建辉也就成了现代版画的创造者、开拓者。
                                   (作者系上海美协理论研究室主任、《上海美术》责任编辑、著名艺术评论家)
启东版画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