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VBSCRIPT" CODEPAGE="936"%> 版画创作重在积累和探索-启东版画院-中国版画第一院
启东版画院-中国版画第一院
丁静时   时间:2008/6/23 20:49:00
版画创作重在积累和探索
                     --读父亲水印版画作品选集时的思考
    从事版画创作也已经好多年了,可我一直发现我的创作不论题材或手法都缺乏自己的体系都是零零碎碎的,想到哪里就创作到哪里,没有自己的特点,心里很想提高或在某些方面有所突破,但总感到很是费力。也看过很多优秀水印版画家的许多优秀作品,可我却并没有对他们的作品进行过认真的研究分析或探索其中的规律性的东西。直到2006年,我看到父亲为筹备出版《丁立松水印版画选集》把几十年来创作的数百幅水印版画作品根据题材、形式、技法等等在考虑分类编排。2007年11月7日我们启东版画院为父亲举行了作品选集的首发式暨座谈会,我在整理座谈会发言录音时注意到海门东洲画院张正忠院长对我父亲的作品的一番分析和评价,这才引起了我的兴趣和注意,我将父亲的水印版画选集又看了好几遍,作了些分析和记录,这才发现同一题材或同一形式或相同技法的作品都历时数年、十数年甚至数十年之久。这是因为他在整个版画创作生涯中一直不断地在积累与探索。
父亲的创作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善于在平凡的生活中发现美,表现美,揭示美和深遂的内涵,让人们在欣赏美的同时获得某些启示。他勤于思考,勤于研究探索,总在创作的形式和技法方面努力进行突破。他说:写实的作品形象具体生动,可以营造意境或情趣,富有感染力,因而容易打动观众。父亲偏爱抒情,追求雅俗共赏,所以他大部分作品都是写实抒情的。但他也曾说过山珍海味再好吃,但如果天天吃也会倒胃口的,所以他不满足于一种表现形式。自从1985年父亲就开始探索创作了《晓舞春风》等一系列弱化了空间深度,追求平面感,呈现现代感的作品。进入新世纪以后创作的《华夏故居系列》《残迹系列》《感慨华夏系列》《皖南宏村忆象》《扇面》等更趋于平面和抽象。这期间历经22年之久。
而比形式探索时间更长的是他对版画技法上的探索,尤其是对水印版画肌理效果的探索。他说:“印痕是版画的本质特征。不论是自然的还是人工的印痕。刀痕是人工的,木纹或其他肌理则是自然的。”水印版画因为是湿印的,纸张在拓印的全过程中都处于潮湿状态,对版上的痕迹具有极其的敏感性,又由于纸张水份的干湿程度不一,所印出的肌理软硬也不一样,因此更具有特别的情趣,为其他画种所没有。故我父亲从1962年开始创作水印版画时就已注意到这一点,直至今日,45年来一直迷恋于肌理效果的巧妙运用。1962年,他创作《渔港八月》时就注意到木纹肌理的情趣,1964年在《打靶归途》中又以木纹表现海滩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此幅入选了第四届全国美展。七十年代在《芦荡新声》中表现芦苇,八十年代又使用油松木板并配以吻合的刀法表现天空云彩和水面。九十年代利用柳桉木纹表现《烟雨迷茫时》、〈〈雨-咏荷系列之六〉〉中的细雨及〈〈早晨七八点〉〉中的投影。更有许多的作品使用水曲柳的变化多样的木纹,如〈〈村姑们的天地〉〉〈〈温馨〉〉〈〈秋水长天〉〉〈〈残迹系列之四〉〉〈〈扇面之一〉〉等等,其中有的采用平印手法,有的采用凹印转平印的手法。而在不同的表面采用粉印的手法,也达到了很好的肌理效果。如《姑苏桥畔》《牛系列-远古遗迹》〈〈甜蜜蜜 酸溜溜〉〉等等。45年来,父亲一直热衷于肌理效果的研究和表现,充分体现了我父亲在版画创作中的不断探索精神。这也为我的版画创作提供了极其宝贵的经验,我的几幅作品就是充分学习了父亲的创作技法,才得以更好地表现了主题。
父亲自幼酷爱美术,在师范学校读书就已有作品发表于报端,可是他处于那个时代没能有机会进入高等美术院校深造。他深深知道自己的基础不够扎实,唯一的办法就是勤奋自学。我自小就一直看着他忙于工作创作,总说时间不够用。年轻时就注重平时素材的积累,画了很多的速写,现在已年过古稀,仍一直忙于读书创作做笔记写随感。他在首发式上讲话时说:艺术创作就象银行的零存整取,要靠平时的一点一滴不断地积累的。这个积累,不仅是艺术技法方面的经验的学习积累,还包括生活经验的积累,人生历练和社会阅历的积累,还有文化知识和多方面修养的积累。在重视积累的同时还需勤于思考和研究,不断进取才能与时俱进。父亲从事版画艺术创作50年,无论成就如何,他一生的勤奋精神,探索精神,对我来说就是一本活生生的艺术教材,是我一辈子也享用不尽的宝贵财富!
启东版画院 版权所有